当前位置 : 主页 > C生活书 >【医展身手】从不言弃力救病人许崇信手术台上创奇蹟

【医展身手】从不言弃力救病人许崇信手术台上创奇蹟

阅读831
【医展身手】从不言弃力救病人许崇信手术台上创奇蹟(怡保讯)心肺外科医生许崇信行医25年,他拥有跑步维持体力和减压的习惯,每天早上7点从家门起跑,跑上半小时到1小时,至少跑上5公里,让自己出一身汗,有助他随时应付马拉松式的手术。身为一名医生兼国会议员,他坦言,他必须拥有健康的体格,才能维护病人及国家的健康。许崇信指出,跑步有助抗压,同时是有效保持充沛体力最好的运动,也非常方便,随时可以开始,跑多久多长完全由自己决定。他也曾参加怡保市政厅半马拉松赛,即是全长21公里,花上了1小时40分钟。说起跑步的因由,缘于他于2006年过重,体重飙升到68公斤,在投保的体检过程中不过关,跑步机的心电图反映心脏不够理想,他较后再接受电脑切片扫描检查,确定血管并没有阻塞。跑步两个月甩8公斤“我开始跑步运动起来,效益非常明显,我的体重逐渐下降,2个月后,我甩掉了8公斤,第三个月,我成功减去10公斤;直到现在,我还是维持58公斤的标準体重。”为了全情投入的跑步,许崇信并无把手机带在身上,那也是一天中没有手机的时光。许崇信于2013年当选国会议员,对于如何在本身和病人的健康,以及国家大事之间拿捏的问题,他强调:“一样重要!”“我必须拥有健康的体格,才能维护病人的健康,以及照顾国家的健康;国家不健康,比如无法拨款兴建新医院、添购设备和购买药,直接打击人民的健康。”【Profile】许崇信(48岁)来自吉隆坡甲洞,毕业于芙蓉中华中学,负笈爱尔兰,为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医学士、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荣授院士、英国及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心肺外科荣授院士。2001年回国,先是在槟城中央医院服务,3年后来到怡保执业。3年做上千宗心绕手术2001年,许崇信在槟城中央医院服务时,心肺外科的主治医生只有2人,他是其中一人,受训的外科医生则有4人。对于当时的经历,他说:“从週一到週五,每天都是在手术室上班,每天都是开刀,一天一般动刀两次,即是早上一名病人,下午一名病人,最多是3人,除了绕道手术,有的是心脏病猝发、心脏爆血管等急诊病例,即使一天一夜不见天日地在手术室亦不足为奇。”许崇信坦言,政府医院的病人数目众多,可谓没完没了,虽然他离开槟城10余年,一些病人还是感谢他拔刀相助救回宝贵的性命,至今逢年过节还会送礼献上问候,让他感到窝心不已。在槟城短短3年内,许崇信处理了上千宗心脏绕道手术,使他累积了丰富的经验;但这个数目,可是他在怡保服务迄今十多年的数目总和。私人医院唱独脚戏人生总有许多第一次,他正式成为外科医生后,第一次操刀是在爱尔兰,替病人切除盲肠;在英国修读心肺外科,他首次执刀是修补肺漏气(气胸),他说,这是一项微创手术,他只用上45分钟,便顺利完成。待回到我国,许崇信在槟城中央医院手术台上的第一项任务是更换心脏瓣膜手术,在2004年来到怡保加入私人专科医院后,在手术室面对的第一个病人是做心脏绕道手术。每个第一次,都是在反映许崇信在医术上不断成长的阶段,格外有意义。许崇信提到,在拥有本身的诊所后,再没有住院医生和实习医生从旁协助,凡事必须亲力亲为,手术室内除了麻醉师,接下来就是一个人唱独角戏,从病人到来求诊、开刀到複诊,皆单独包办,但对于病人而言,这是最理想的服务,因为医生从头到尾跟进,最清楚病情和康复进度。心脏大动脉替换手术挑战大来到怡保,擅长“打开心肺”的许崇信,负责了霹雳州首见的心脏大动脉撕裂替换手术、主气管癌切除手术,还有过去少见的心脏瓣膜修补手术、心房颤动手术等。他说,他在怡保处理超过2000宗手术病例,诊治最多的是心脏绕道手术,累积了上千宗,佔了一半;其余一半是心脏瓣膜替换手术、气胸、胸腔积脓清洗手术、肺癌切除手术等。耗时12小时的心脏大动脉撕裂修补和替换手术对于许崇信来说,这类急诊的挑战最大,难度在于病人大量出血。他在怡保就接了10多个病例,曾替一名病人施手术6小时后,他走出手术室,亲口告诉病人太太:“尽力了,要有心理準备!我们会继续努力。”这名妇女还是把丈夫的性命押注在他身上:“尽量去救!”接着是持续三四小时的作战期,病人的血压已跌到40,屏幕上呈献的几乎是一条平线,生死也悬在那一线之间。最终,许崇信不负所托,成功救回病患一命。存活率少过10%“其实,这种存活率少过10%,可谓九死一生,我完成手术已是凌晨时分,病患在早晨便醒过来了,摆脱危险期,在深切治疗病房住了1週,接着转到普通病房观察1週,就获准出院了。”他不讳言,这名及时得救的幸运病人,可说是躺着进来,走着出去。他提醒,心脏大动脉撕裂的徵兆是病人胸膛和背部剧烈疼痛,冒冷汗,甚至会晕倒,民众遇上这种情况,应当马上到医院求医。救活3度心停病人许崇信亦举出一个非常特殊的病例,一名中年男子心脏血管阻塞接受支架手术期间血管爆裂,心脏停顿了两三次,待第三度停下时,他临危受命,接到通知后,马上跑入手术室做紧急绕道手术。他说,那是2005年的事情,他当时一边急救,一边开绕道手术,因为病人心脏没有跳动后,就要先施救保命,直到稳定下来又继续进行绕道,可说是一个头两个大。“手术全长6个小时,病人获救活了下来,我去年还碰到这名病人。”在许崇信的经历中,奇蹟确实存在,在医学上宣判死刑的病例,还是会有奇蹟,只要医者和病人不言弃。手术台最怕遇熟人许崇信替病人操刀,最大的压力是面对自己认识且相熟的病人,比如同事、同学的父母。他曾经替自己几名同行,甚至是在同一间医院服务的医生操刀进行心脏绕道手术,留下了难忘的经验,难忘之处在于:“压力很大!”许崇信解释,在手术台上,面对的是自己经常见面与共事的同事,感觉未免有些许不同。他遗憾的是,他所认识的一名妇产专科医生发现本身患上晚期的肺癌,由他负责动刀,虽然手术成功了,但不幸两年半后复发,即使化疗及放疗,也控制不了病情。回到当下 面对当下他也曾替大学同学的父母操刀,同样感受莫名的压力。不过,许崇信并无感情用事,他只要踏入手术室,就会回到本身的专业态度,一视同仁地对待面前的病人,尽最大能力让病人摆脱病痛之苦,恢复健康。“做医生也会有感受压力的时候,对我而言,不要去想它,然后放下一切,回到当下,面对当下。”施手术途中 王室成员造访许崇信有过一段“奇遇”,那是2008年,他替一名拥有王室背景的病患进行绕道手术期间,麻醉师接到通知再转告他:“身份高贵的王室成员已在医院途中!”由于当时手术进行到一半,无论是他和病人,都不可能接待访客,他只好拜託院方,要求对方谅解,不妨等到病人甦醒与恢复良好状态且适宜见客后,再到来探访。“据我所知,那一名尊贵的王室成员当时已在车上,很快就会抵达医院门口。”故作镇定面对大人物在完成手术隔天早上10点,许崇信连同院长、总经理、护士长一起站在医院大门,毕恭毕敬地恭候由交警开路的大人物房车大驾光临,再陪同对方走入病房。“王室成员在房内逗留了1个小时,我站在病床旁边,回答王室成员关于病人病情进展的提问。”许崇信坦言,虽然场面轻鬆,但他形容,面对着地位超然的大人物,他私下是故作镇定。他说,先后共有3名王室成员到来拜访这名病人,而且路上都是由交警引领。全家热爱自由行游古蹟找美食许崇信热爱旅行,每年举家出国至少一趟,并且选择在年杪孩子放假的时候,一般是东南亚国家;一家七口上月到日本游玩,这是一家人一年中难得在一起的珍贵时刻。“我出门远行都是逍遥自在的自由行,重点是游览古迹景点,然后找吃,特别是当地传统食物,所以在出发前,家人会各自翻书和上网搜索资料,以敲定行程。”许崇信育有3子2女,年龄介于8岁到15岁,平时假日,他会跟孩子打篮球、坐下玩手机游戏,或是到户外逛逛。“有时候,我会走到屋外除草、清理沟渠,以及种树美化环境。”掰开狗口救兔子许崇信在家中同时饲养杜宾狗和兔子,不久前,他拉住杜宾狗的时候不慎鬆手,结果它沖去咬兔子,他于是硬硬掰开狗口救出被叼住的兔子。“我花了190令吉把受伤的兔子交给兽医诊治,我则是左手中指被咬伤,只好自己回去医院看医生和清洗伤口,还缝了4针。”他说,因为伤口发炎,长出的肉畸型,所以不得不缝针,伤口直到1个多月后才完全癒合。他提到,兔子蹦蹦跳跳好动,非常可爱,家人喜欢,还可以把牠抱在身上,但碰到狗就头痛了。/黄健兴.2017.03.0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