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C生活书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下)下针出错遭斥紧记教训蜂疗师行医首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下)下针出错遭斥紧记教训蜂疗师行医首

阅读170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下)下针出错遭斥紧记教训蜂疗师行医首(吉隆坡讯)针灸是一门很考功夫的渊博学问,下针时若有偏差,分分钟可夺命。何应隆当年实习时,就因为在下针时出错,导致病患疼痛不已,结果被中国籍老教授当着中医实习生及病人面前吆喝斥责,儘管那次惨痛经验一点都不好受,但却因此造就他在日后行医时凡事小心为上,对他而言,每一次为病患看诊,最重要的并非疗效,而是安全。“那时我才二十余岁,事发时正在一名病患的颈椎即靠近C1的位置下针,但稍微出错,造成病患很痛,在旁的湖北老教授立刻指着我的鼻子,当众大声斥责我若这样下去会搞死病人,当时如果有个地洞,我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因为太难堪了。不过想深一层,那时我下的针是两寸半,对病人而言是相当危险的,若下针不精準,会造成病人出脑浆当场死。”正因为这个难忘的经历,何应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小心,这也练就了现今熟稔的下针功夫。他说,在学医期间最开心的莫过于在中国湖北中医学院时,随教授与同学一起走入森林及山区去採生草药,并了解植物生长。“这是一段很开心的日子,能走进大自然是非常写意的,让我学会放鬆自己。”几年后拟开班授课沉浸在中医领域多年,更是大马唯一一位持中医师资格及掌握蜂疗技巧的专家,现在何应隆也开始?手整理过去所累积的经验及临床案例,预计在五十多岁后即可开班授课,以帮助更多有志学习此专业的人士。“现在我49岁,预计两三年后吧!那时我也五十多岁了,比较有说服力,算是比较有资格的中医师。所以现在我也开始整理教材,到时找些真正想学习的人士把学问传授下去。”另外,何应隆也有计划展开全国巡迴讲座,以让更多人了解何谓蜂疗,惟这需要与各造配合,包括药厂及团队协助推广,否则单靠他一人难以办到,况且他每天忙于看诊,似乎无法挪出太多的时间。“现在网络普遍,我的第三计划就是想以网上教学方式来传授知识,之前曾有一名朋友建议我把教学短片上传到社交媒体如优管(YouTube),让更多人先了解蜂疗。由于这个管道很方便,经上传后甚至全球各地都可观赏,因此我觉得这是可行的计划。”败坏之先,人心骄傲他指出,其实在这之前,曾有两名年轻的亲戚向他学医,但没想到两人的目的是想赚钱,当然也学不久,最终他只好下逐客令。“若我像当年那位老教授般指?他俩鼻子臭骂,我想两人恐怕早就被吓走。其实对我而言,行医最主要是安全,其次是疗效,否则再好的治疗也没用。”为了提醒自己时时保持谦卑,并督促自己要尽心为病患看诊,何应隆把一幅书法家所写的箴言十八章第十二节“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字画挂在看诊桌旁,以这道座右铭来提醒自己。【Profile】49岁,槟城人,现居吉隆坡,毕业于中国湖北中医药学院(现为中国湖北中医药大学),本科为针灸内科,为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注册会员。1990年开始行医,曾在槟城伊甸残障机构服务,之后到吉隆坡开设诊所。在中国进修时发现蜂疗对多种病症有效,因此向蜂疗权威房柱教授拜师学习,并于2001年正式把蜂疗技术引入大马。他也是斯里兰卡大学顺势疗法博士及印度自然医学博士,2001年所撰写的蜂疗论文在韩国大邱的国际蜂疗学术研讨会上荣获银奖,今年4月22日在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的蜂疗分会当选副会长,也是唯一一位海外华人代表,任期4年。亲情淡薄比生病还痛多年来看病无数,也接触过许多疑难杂症,但是最叫何应隆感叹的不是治不好的病,而是亲情的冷淡,那才是最痛心疾首的事。“还记得十多年前,那时我在槟城伊甸残障机构的蜂疗部门服务。有一天,一名老妇特地从吉打双溪大年前来找我,说是慕名而来。当时,她藉助拉桿式的小学书包,弯?腰艰难地来看诊。我为她看诊后,发现是腰椎问题,于是就为她治疗并开药。第二天,她再次到来,说要退药拿回钱,当时我注意到她手部瘀青,问她为何要退药,是否药物有问题,她说不出理由,硬要退钱,大概是几十块钱吧,于是我就要求出纳部把钱退给她。”他说,没想到老妇在离开医院后,其他病人就上前道出她的身分。原来她的丈夫生前是富翁,单单在槟城就有多达三十余间的店屋,就算只收租金不工作,生活也无忧无虑。“据病人透露,老妇与丈夫育有一名儿子,可是没想到这名原本很孝顺的儿子在娶妻后竟然性情大变,不仅用手段把所有产业佔为己有,甚至还任由老妇流落街头,庆幸那时亲友发现老妇在双溪大年有一间祖屋,便通知她到那里居住。”好司机载送分文不收他续说,安顿好老妇后,当地居民不分种族男女,非常同情她,轮流煮饭给她吃,可是没想到儿子听说还有一间祖屋,立刻纠众到双溪大年想强逼老妇把屋子交出来,当地居民听到后顿时群情汹涌,纷纷手持刀棍等包围他们,吓得儿子和同党等落荒而逃,就连马赛迪房车的车镜也被砸碎。“其实,老妇的丈夫留下了一笔生活费给她,但儿子只允许她前往政府医院看病,只盼她逝世后,连这笔钱也一併吞掉。因此只要儿子一发现她去私人医院看病,老妇必定遭打或受到百般阻扰。”他补充,儿子的一对子女却对老妇非常好,那时有一名年长的巫裔德士司机每次从双溪大年载她到槟城见孙子孙女,有时分文不收,是大好人。“至今我仍不时感叹,为何世上会有如此不孝的儿子,但也为当地居民的热心及德士司机的善心感到欣慰。这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老妇了,当时我还多次叮嘱她随时可以来複诊并无需付费,护士也说会为她争取扶助金,但却苦无机会,距今相隔近15年,我想她可能已不在人世了。”治癒中东病人 同胞慕名来求医8年前,一名来马经商的中东人患风湿病,辗转通过本地华裔来向何应隆求医,他痊癒后,事件在朋友圈子传开,结果许多中东人慕名来求医,因此这些年来向何应隆寻求治疗的中东人可真不少。“根据可兰经,蜂蜜是可以治病的。在中东国家,有相当多来自欧美国家医生所开设的医院,中东人通常都会向西医求诊,因此若他们来我这里寻求治疗,通常都是一些西医无法处理的病症,最常见的就是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这主要与他们的民族风俗有关。”他说,到来求医的中东病人多数以英语交谈,或者带翻译员同来,而这几年来,他也学会一些基本的阿拉伯会话,通常中东病人都是在每年7至9月期间来求医,因为时值当地假期而前来大马探亲或旅行。治安不靖 阻钓鱼乐身为中医师,何应隆秉持自然的方式来保健,例如偶尔去公园散步,回到槟城就爬升旗山,之前也与病患及家属等一起前往彭亨林明爬山;饮食方面,他以清淡为主,当然也不忘吃自家售卖的花粉及蜂蜜等。“我本身不会煮,都是太太一手包办,她走清淡路线,如吃糙米等健康食品,因此我们甚少吃油炸食物,以蒸和炒为多。不过有一道在槟城大山脚的美食即微酸辣的木寇鱼是我的最爱,也是唯一让我破戒的食物,只是这类鱼有季节性,并不是常有。身为槟城子民,我对槟城美食并不会特意迷恋,但若回到家乡当然会去品嚐。”推崇两党制 如中医阴阳论何应隆指出,其实自己最大的兴趣就是钓鱼和阅读,以前不时会约朋友到河边钓生鱼,但随?现在诊所忙碌,再加上大家都忙,治安也不靖,因此已有好久没去钓鱼。“现在要找人钓鱼确实很难,以前的钓鱼发烧友现在都各忙各的,而且现在去河边钓鱼也相当危险,我好几名病患都说曾被打抢,而且我诊所一般营业到晚上8时,关门后想去钓鱼都难,因此现在只能看钓鱼短片来解瘾,不然就是看看钓鱼杂誌来怀念旧日时光。”除了钓鱼,何应隆最爱就是看书,但书籍以医学为主,至于其余爱好则包括看电影,最爱看侦探、战争及历史片。“儘管有亲戚在政党任职,但我至今没加入任何政党。我非常关注时事,除了看报纸就是上网了解最新时事,我推崇两党制,就如中医所言的阴阳吧!” 怕人事纠纷不加入社团行医不忘行善,多年来何应隆忙碌于为病患看诊及研究医学,而日本大学毕业的妻子张小玲则负责打理诊所的大小事务,两夫妻夫唱妇随。不仅如此,两人还不时抽空参与大小义诊活动,如每月一次在甲洞地区配合教会及联合国难民署所展开的义务活动,除了为缅甸难民看病,也关注他们的生活,惟他希望日后能参与更多的义诊活动,以让更多人受惠。“我没有参与社团活动,因为我不喜欢参与人事问题,但我愿意参与义诊活动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士,就如耶稣所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这也是特丽莎修女生前所做的事。”他坦言,自己很怕介入人事纠纷,因此多年来宁愿埋头苦干,或是只参与活动却不加入社团。“在忙碌打理诊所后,我们两夫妻若有闲暇偶尔也会去东南亚国家旅行走走,或者响应本地旅游局号召,在国内旅行,就如早前与病患及家属一道去彭亨林明。倘若去中国的话,一般上是去考察、上课兼旅行。至于欧美国家则没机会去,第一固然是经费考量,其次是时间,或许旅行并不是那幺适合我们吧!”/良医:何建兴.2016.09.21
上一篇: 下一篇: